【全职高手/白黄】光天化日(1)

太阳照在绿墙山:

*说什么摩羯座不萌冷CP,这是在逗我吧?

*白庶x黄少天,你绝对没看错,想看天津快板x粤语相声(咳咳据说叫做栋笃笑,我是文盲别理我)就赶紧追了这个文吧【别信】

*白庶大大私设成山,别跟我提OOC,我都不知道白庶应该是啥样了

*第一章有叶←黄设定,被剪断的单箭头

*人生是个盒子套盒子,你不知道要打开第几个才是属于你的那块巧克力。——by 给本文提供脑洞的 @黑翼之巢 

*用绳命来拉郎


 

1、

大概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悲惨的一天。

坐在从G市飞H市的航班上,赶上航空管制上不去跑道,一客机的乘客都烦躁不已。他也不过就是闲着无聊给兴欣的固话打了个电话,从陈果到苏沐橙再到叶修都聊了一遍,祝贺兴欣挑战赛获胜而已,怎么就变成了这样。

电话那头叶修明显还叼着烟,说话有些含混不清。

“哥这是实至名归嘛,怕了没?”

“我呸,就你这老古董,再来十个我都不怵!擂台赛一个挑你一打信不信?”

“十个就没有,俩还是能凑出来的。哎老魏,你家少天在这儿呢,说两句不?”

然后就听见一个明显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吼了一嗓子:“臭小子洗干净屁股等着老夫重返联盟收拾你!”

他在这边呵呵地笑,嗓子有点哑,可能是水喝少了。邻座的人起身去洗手间了,他若无其事地往旁边靠了靠。

“叶修叶修,回来,问你个事儿!”

“说。”

“比赛我看了,你们兴欣怎么回事儿?”

“牛逼吧?吓着了?”

“扯淡呢?问你正经话,这么短的时间里,都是新练起来的账号,哪能这么强?”

“哦,你说这个啊……你猜啊。”

他无意识地咽了口吐沫,“我看着……怎么跟上赛季的轮回似的。原本也不觉得他们怎样,决赛的时候突然就逆天了。”

“嘿,算你还有脑子,猜得没错。不过这事儿你可别跟外面说,让官方知道了可就没戏唱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搞的?”他空着的那只手攥着拳头,“怎么可能钻这种空子,谁帮你搞出来的?!”

“不可说——商业机密。”

“你特么把商业机密卖给轮回了?!”他不敢大声讲,刻意压低的声音里有压不住的怒气。

那边的叶修大概是没听出来,还是叼着烟含混地说:“是啊,好价钱呢。哎对了,你们魏队拿的大头,如今人家可是有身价的男人了,没事儿还跟我们摆谱嘚瑟呢。”

他一时没有说话,声带罢工舌头打结。说什么呢?电话里这个人在决赛前夕把技能点的“商业机密”卖给了蓝雨的对手,他不相信那是个蓝雨出不起的价钱,但蓝雨的的确确没有被赠予这个一掷千金的机会。然后这个人,和他一直以来视为师长的魏老大,就这么毫不在意地给他讲起了这笔好生意。

“少天你就等着兴欣再去碾压你们吧,嘿,丢了冠军可别哭鼻子。”

他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。“上个赛季的决赛,你看了没?”

他想起自己在决赛后失控般的沉默。那时候就已经明显地察觉到轮回角色实力的提升,那种不甘几乎压垮理智。在自己还能够努力的范畴内,一切失败都还可以重来,但这件事却是不同的。

“看了。你也别想不开,”叶修说,“要说纸面实力呢,轮回是比蓝雨强那么一点点的。”

他咬着后槽牙问:“所以?”

“所以就卖给轮回了呗。”

他这次是切切实实地听清楚了。对方说得轻松坦荡,没有一点内疚亏欠的意思。

本来嘛,就是普通朋友,技能点卖给谁,不干对方的事。

“各位乘客,航空管制已经取消,飞机准备上跑道,请关闭手机等电子设备,调直座椅靠背,收起小桌板……”

机舱广播适时地想起来,邻座也在这时候回来了。广播无疑也传进了通话里,因为叶修就在这时候说:“你在飞机上呢?夏休上哪儿玩去啊?——哎你快关机吧,回头再说。”

说着就挂断了电话,一点不迟疑。

他僵硬地按住关机键,把手机收进脚边的电脑包里。

手伸进包里的时候,摸到了一个小盒子,触电般地刺痛了一下。

该死。该死该死该死。

在飞机滑向跑道的时候,他愤愤地掏出那个小盒子,打开露出一块歪歪扭扭的手工巧克力,勉强能辨认出是个心形,上面用白巧克力写了几个字。

“黄少天 to 叶修”。

真是蠢透了。你拿他当块宝,可他从来都没有为你和你的心情考虑过一丝一毫,就那么坦然地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。

黄少天你真蠢。

他拿出巧克力,恶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但就到此为止了。未出口的单恋,甜到齁嗓子的告白巧克力,不请自来的航班。此时此刻他就算飞到那个人身边,也改变不了任何事。

所以就到此为止。他把整块巧克力都往嘴里塞,如果不是在飞机上,他早就把精致的小礼盒从窗户扔出去。

太甜,甜得要命。

他这样想着,用力地嚼着,眼泪就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。

 

黄少天在飞机起飞的轰鸣中一边硬吃巧克力一边哭,看得邻座的男人手足无措。

会噎死人吗?说不定会吧。

他犹豫着,按下了呼叫钮。

商务舱里的空姐反应很快,带着职业微笑走过来说先生有什么事,一转头看见黄少天那样子也吓了一跳。但这一行做久了什么事没见过,也习惯了回避是非,于是她收起尴尬只看着邻座的男人。

“麻烦给这位先生倒一杯温水。”他话说得有些慢,发音咬字带着奇怪的腔调,也不知道是哪里人。

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空姐很快拿了温水回来,也不多问。

黄少天眼睛肿着,忙着弯腰去找墨镜。邻座的男人给他举着水杯,一脸纠结地看着他,心想要不要递纸巾呢,还是说两句宽慰的话呢,或者还是直接换座位比较好?哎呀真是麻烦。

等把墨镜戴上了,黄少天这才有了点安全感,接过水杯仰头喝了一大口,可算是把嗓子里黏糊糊的巧克力给冲下去了,如获新生一般叹了口气。

邻座人还在看他,他也就瞪着眼睛看回去。眼下正是G市最热的时候,这人却穿了一身英伦范儿的三件套西装,外面那件脱下来挂在椅背上。坐商务舱穿成这样的大概是哪里的商务精英吧?黄少天直觉这人并不认识自己,还算走运,别丢人丢到荣耀里去,他堂堂剑圣哭着在飞机上啃巧克力算怎么回事儿?何况巧克力上还写着某人的名字呢!

这身西装穿得人显成熟,不过眉眼间似乎还是个年轻人,大概比自己还小几岁,虽然一脸读不懂的表情,但模样还挺帅,看着就让人心烦。

“没见人吃巧克力啊?”他眼下心情糟透了,哪还顾得上语气,嗓子都是嘶哑旳。

那人吓了一跳,特别为难地皱起眉,摇了摇头,然后慢吞吞地摸出一包餐巾纸递过来。

黄少天倒是想拒绝,但脸上还挂着水呢,想了想也就接过来了,低声道了谢,抽出一张就往脸上糊。

于是就糊到墨镜上去了。

西装男一下子就笑了,都来不及掩饰,笑得春风灿烂,仿佛看了一出好戏。

当然他下一秒就板起脸捂住嘴,转过脸去假装不看黄少天。

——我靠这人太奇怪了好吗!多大人了?!穿这身骚包的三件套敢不敢成熟一点?!还敢笑话我,笑笑笑笑你妹啊没见过失恋的吗!

他难得地咽下了嘴边的垃圾话,看在这人帮自己叫了水递了纸巾的份上,决定勉为其难地原谅他。

反正自己和这种商业精英富二代什么的,是不会有交集的,下了飞机江湖不见,谁也不知道剑圣大大在飞机上哭鼻子的事儿,下个赛季又是一条好汉。

就这么决定了,他歪过头冲西装男笑了笑,看得对方愣了两秒钟。


TBC

(坑多不压身,哪个催得紧我就填哪个~)

评论
热度 ( 193 )

© 百年轮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