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无授权翻译]Time May Change Me, But I Can't Change Time

云麓十洲:

给机智的卷毛点一万九千个赞,泪奔地看到最后,Wardo总是爱他QAQ这个简直太对了!一直觉得马总就是没来得及告白!然后……再也没机会告白………………不过好在最后还是说了,HE~

我不说话:

*几年以前自己给自己翻着玩的,看个乐,梗是Mark发现了很多年前自己录给自己的视频,MEM清水无差

  

*没有授权。我想到要和不认识的人沟通就害怕,尤其电脑对面还是个洋妞,每次想到就会手抖所以没有授权,请大家低调观看。如果有人要到授权,或者作者本人不愉快,请联系我撤掉。

  

原文地址: http://tsn-kinkmeme.livejournal.com/12119.html?thread=21028695#t21028695

  


  


  

1

  

Mark在清理笔记本电脑的硬盘空间时发现了这个文件。他起初并不知道这是什么。他知道这是个视频,并且日期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,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自己的文件夹里。Mark本想要删掉它的,因为他需要硬盘空间,但是他又觉得在那之前他得先看看这是什么。

  

 

  

他点开了这个视频,静候画面出现。

  

 

  

当Mark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中时,他知道这是什么了。他模糊的记得这段视频是在某天深夜拍摄的,那时候其他人都在工作。他不记得他当时说了些什么,呃,好吧,这就是意义所在不是吗?如果当初他觉得他能记住自己说了些什么,那他压根就不会拍这段视频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你好……未来的Mark。”过去的他在屏幕那边说。显而易见,那时的他更年轻。那时的他还没有成长为Mark现在的样子。不过这么多年他的发型倒是没怎么变。只是现在更短一些,不过这是因为前不久他才剪了头。过去的Mark眼底有着黑眼圈,看起来像他很多年没睡觉一样。并且他更瘦一些。Mark有些想要递给他一个三明治。

  

 

  

过去的他坐在帕洛阿尔托的房子里那间老卧室里。他的身后,屏幕的一个角落里,有一扇窗户。窗外很黑,就像Mark所记得的,拍摄视频的时候正是深夜。

  

 

  

过去的Mark茫然的对着屏幕点点头,开始咬他的嘴唇。“这对你来讲肯定很奇怪。我也感觉怪怪的,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又不是那个看着我自己说话的人。”他清了清嗓子,有点不安,“我录下这段视频因为Facebook每天都在发展的更大,我知道它将会成为某样伟大的事物。它一定会的。并且我大概只是想记得这些。”他对着房间比划了一下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我觉得我可能有点感情丰富,不过你就是我,所以你也是一样。”他耸了耸肩,“而且我已经……有一段时间没睡觉了,所以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。”

  

 

  

过去的Mark停了一下,不确定接下来该说些什么。他的眼睛转来转去的看着那间屋子,想要寻找一些灵感。Mark还记得这个部分。这段视频是心血来潮的产物,他这样做是没有经过计划的。他很确定这段视频里还会有更多他苦想话题的镜头。除此之外,Mark本来就不是个善谈的人,对于这种单方面的谈话,他不善谈的程度简直要加倍。

  

 

  

过去的Mark又点了点头,好像他终于找到想说的话题了。“我不想浪费时间跟你谈论我们的家庭,说实话吧,要是你想知道,你就自己问他们去了。我没有问过,我就是你,所以很明显的你不想知道。”

  

 

  

Mark看着视频笑了出来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我猜我们就拿这个当开场吧——”这句话被房里其他地方的一声巨响中断了。他停了下来,扭头看向了他卧室的门。

  

 

  

2

  

同样也是红发但是远要娃娃脸得多的Dustin从门外探头进来。“一切都很好。”他快速的说到,然后退了出去。Mark看回摄像机,可Dustin又探头进来了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你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

 

  

“你难道不应该去工作吗?”Mark问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不啊。”Dustin直白的撒谎,在他退出镜头范围之前,他的表情被录了进来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又看回镜头,这次带着笑。“你大概还记得Dustin。”他肯定地说,就好像他知道他绝对摆脱不了Dustin了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差点就想把Dustin找来一起看这个视频了,不过他还是放弃了。要是Dustin发现Mark曾经录了个视频给自己看,他绝对不得安生了。没准还会更糟——Mark太了解Dustin了,他很有可能受到启发,自己做个时间胶囊或者其他什么的。

  

 

  

“Dustin现在正在帮你解决问题,这你已经知道了。”过去的Mark继续说到,“我希望你知道他是多么有价值的人。如果没有他,Facebook就不会成为Facebook。我知道他看起来像个笨蛋,但是他的确很聪明。希望你记着这一点。”他做出了个表情,好像他猛然认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,“永远不要告诉他我说了那些话。”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无论如何,我想说,到你那时,Facebook一定是一项巨大的事业了。”他说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感到无比的骄傲。他想,你根本想象不到啊,孩子。他环顾办公室的四周,就像他能告诉过去的自己这就是他正在努力工作的地方一样。他会做到的,他的作品会成为这一代人中最伟大的事物之一。屏幕那头,那个衣着邋遢、缺乏睡眠的孩子甚至根本无法想象他正在参与的是怎样的一番事业。

  

 

  

过去的Mark继续说了起来,完全不知道他说出的话对未来的自己造成了怎样的影响。

  

 

  

“Sean有很多人脉,”过去的Mark说,这让Mark的一下子僵住了,“有他在你的身边,Facebook不可能失败。我希望你能把他留在身边,因为Sean正是你需要的人。他知道他在做着什么。而且他——他完全理解我。他理解的Facebook,就跟你理解的一样。”

  

 

  

Mark暂停了视频。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变得沉重起来。他感觉很矛盾。Sean理解Facebook,这永远没错,但是他不是——

  

 

  

Mark叹了口气。Sean那时就在吸毒。Mark还记得那些小包的彩色药片,还有大麻。这不是个秘密。他那时就知道,他只是太过年轻,被Parker的魅力所迷惑,以至他根本没有去想这是件不好的事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的确挺有趣的,除了他要一遍又一遍的把Sean从麻烦里捞出来,那负担可真是太重了。

  

 

  

有他在你的身边,Facebook不可能失败。Sean正是你需要的人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感慨不已。他那时才19岁。他有犯错误的权利。

  

 

  

3

  

他按下了播放键,让过去的Mark打破办公室里的寂静。

  

 

  

“并且关于这点,不管Wardo说了什么,无视它就好。”过去的Mark说,翻了个白眼。Mark又一次按下了暂停,哦孩子,他可还没准备好听这个。

  

 

  

十九岁的他被定格在了翻白眼的瞬间。这挺好笑的,不过想想看,他是在对Eduardo翻白眼,因为Eduardo在不停的警告他Sean意味着负面新闻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突然觉得很愤怒。他想去摇醒过去的自己。他想要告诉他他是多么的蠢。他想对他说“Wardo是对的,你这个不知感恩的混蛋”然后让他打电话给Eduardo,然后让他——

  

 

  

他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

 

  

他觉得也许他应该停下来了。过去的自己正在谈论Eduardo。那个仍是过去的自己最好的朋友的Eduardo。那个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的Eduardo。

  

 

  

继续看下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  

 

  

他按了播放键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他根本不懂Sean。他就是……”Mark的声音弱了下去。“而且他总是拿广告的事烦我,我都跟他说了几百万遍我们不需要广告了。广告会毁了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,我们现在已经有——”他自己停了下来,做了个深呼吸,“他又怎么会知道呢?他现在在纽约呢。”

  

 

  

他的视线躲开了摄像头,咬紧了下颌。他很难过。Mark知道他很难过,因为他现在有时也仍在想这件事,直到现在他还能感受到,心底那种巨大的空虚不断的提醒着他,Wardo已经不在这里了。

  

 

  

“这种感觉永远不会消失。”他对着屏幕说到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我知道他有实习工作,但是这边更重要。Facebook每天都在成长,它需要它的CFO。他应该在这里……陪着Facebook。”过去的Mark说,话语里带上了几分苦涩,依然躲避着摄像头,就好像他无法忍受和自己对视一样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感觉心头一紧。他记得视频的这个部分。他记得,因为他的心中至今仍存着那份真切的感情,几乎从未改变。他知道他将会说些什么,但是他依然选择了播放下去。他想要听到这个。

  

 

  

“可是他却不在这里。他和Christy在一起。”Mark说。他的声音黯然又沮丧。他吞了吞口水,故意点了点头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你必须告诉他。”他说,终于看向了镜头。他的眼睛望进了Mark的眼睛,锐利而明亮。Mark想,其他人在这种瞪视下是不是也会不自在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我必须要告诉他。”他修正了措辞,“我需要他在这里,陪着我。我、我必须告诉他我的感受。”他犹豫了,咬着自己的下唇,“要是我没有告诉他,那你一定要这么做。”他说,又冲着摄像头点了点头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他看向别处,再也不敢接受来自他自己的目光了。

  

 

  

4

  

“我必须告诉他……我在乎他。我想让他和我一起经历这一切。他很重要,不只是对Facebook,对我也是。他得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。”

  

 

  

Mark又看回了屏幕。那个年轻的自己正看着屏幕右侧的某个地方,仿佛正在思考。

  

 

  

过去的他耸了耸肩结束了思考。“反正你都知道的。如果我对他说了,那他现在八成和你在一起,给你做三明治,然后告诉你你不能靠着红牛活下去。”他温柔的笑了起来,“你应该给他看看这段视频。我打赌他会感动的痛哭流涕。”

  

 

  

Mark觉得他要吐了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他就要来帕洛阿尔托了,”过去的Mark说。他的语调听起来平静无波,就好像他不想让未来的他知道自己是多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。“我觉得我会告诉他的。”他微笑着看向摄像头,“让我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吧。”他开起了玩笑。

  

 

  

将要发生的就是我想——我想——我需要你。我很害怕如果你不来你会被落下。接下来就是冻结账户。然后——

  

 

  

视频里又是一声巨响,比第一次还要响得多。屏幕中的Mark皱起了眉头,等待着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一切都很好!”Dustin的喊声和一名实习生的尖叫同时响起。“我的天哪!你流血了?”

  

 

  

“Mark,快来看看这个!”Sean调笑着说。

  

 

  

“Mark,不要过来啊!”Dustin嚎到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受不了的叹气。“忘了我刚才说的关于Dustin很聪明的那部分。”他笑了,尴尬的朝摄像头挥了挥手,“我猜我们会再见的。或者说,你会再见到我的。”视频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坐在椅子上,盯着屏幕看了好久。他觉得好疲惫,情感上的。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动,承载的都是他已经忘记自己还能够感受到的感情。

  

 

  

他本打算去告诉Eduardo的。他都忘了。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,但是它在一系列的冻结账户、稀释股份中被遗忘了。接下来一切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

 

  

要是我没有告诉他,那你一定要这么做。他是这么说的。

  

 

  

倒不是说,就因为过去的自己对他这样说,所以他就非得这么做。过去的Mark了解的不如现在的他多。过去的Mark不知道现在事情已经改变了多少。而且现在的他不能就这么打电话给Eduardo,然后对他说:“我必须告诉你你对我是多么重要,因为过去的我当年退缩了没有对你说。”

  

 

  

除非他现在的确就这么干了。

  

 

  

“Mark?”Eduardo一头雾水,因为Mark在他能反应前把所有的话都飞快的倒了出来。然后是,“等等,什么?”

  

 

  

“我找到一段视频。是我录的,你在纽约,我在帕洛阿尔托的那个夏天。”

  

 

  

Eduardo叹气,“你知道这边现在几点吗?”

  

 

  

5

  

Mark静默了。“我没想到这一点。”他承认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是吗?”Eduardo问。这句话听起来粗鲁而酸涩。不过Eduardo看起来没有真的生气,因为他接下来又稍有歉意的问,“是个怎样的视频?”

  

 

  

“那是个留给未来的消息,也就是给现在的我的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嗯。”Eduardo耐心地说。Mark几乎要感谢他这么容忍自己了。除了礼节用语,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对彼此说话最多的一次了,而Mark甚至是语无伦次的。

  

 

  

“那里面就是谈论一些事物。Facebook,Dustin,Sean……你。”

  

 

  

有那么一会儿的安静,然后Eduardo试探地回应,“嗯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我告诉我自己,我将会告诉你你对我多重要,但是我猜我从来没对你说过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所以你现在对我说了?”

  

 

  

“是。这是我自己的请求。”Mark简单的回答。

  

 

  

“好吧,如果你必须选择帮一个人的忙,那么那个人就是你自己。”Eduardo嘲讽道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你有在听我说话吗?”Mark被激怒了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我在,你刚刚告诉我我曾经对你多么重要!”Eduardo情绪激烈的喊了回去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不是曾经。是现在。你现在对我有多重要。”

  

 

  

这让Eduardo住了嘴。Mark只知道Eduardo没有挂断电话,因为他仍能听到电话那头,Eduardo颤抖的呼吸。“Mark。”他说,声音疲惫。只有Eduardo能让他的名字听起来像是饱含了千言万语。

  

 

  

“Eduardo。”Mark也叫了他的名字作为回应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你应该说点什么的,那时候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十九岁的我就是个蠢货。”Mark答道。

  

 

  

“哦,我知道。”Eduardo轻笑着说,“不过……那时候我们都是蠢货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我们创建了Facebook。”Mark辩解道。

  

 

  

“那就是幸运的蠢货了。”Eduardo改正道。他听起来一点都不生气了。他听起来很开心。

  

 

  

Mark笑了,“过去的我配不上你。就是这样。”

  

 

  

Eduardo没有回话。安静在两人间蔓延。除此之外,只有轻微的不适感,和极度的沉重。

  

 

  

“Wardo?”Mark问,说到这个昵称时轻微的退缩,他不确定该不该用这个昵称。

  

 

  

“嗯。”Eduardo回应了,他不介意。

  

 

  

“你没有睡着,是吗?我不知道你们那儿几点了,不过我们早就有这个默契,那边应该很晚了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没,我只是在想。既然过去的我和过去的你都蠢得不可救药,我们应该……见个面。你知道的,既然我们有着他们没有的回忆,也许我们可以……不那么蠢了。”

  

 

  

Mark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。他脑中猛地想到:这是一个机会。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次。现在他更成熟,更明智了。他再也不是那个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孩子了。他是个大人了,虽然仍然在努力地学习着传达自己的感情,但是无论如何会对合适的人尝试了。Wardo永远是那个合适的人。

  

 

  

除此之外,Mark觉得自己这次不得不做了。

  

 

  

6

  

“是啊,我们得见个面,越快越好。”他对Eduardo说。

  

 

  

“好吧,”Eduardo轻柔的回答,“也许你能给我看看那个视频呢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过去的我已经这样建议了。他说你会感动的痛哭流涕的。”

  

 

  

Eduardo大笑,“我大概的确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吧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哦,那我期待着。”Mark接话,不想让对话就这么结束。

  

 

  

“我也是。”Eduardo说,“我会在合适的时间再打给你,好吗?”

  

 

  

“好的,”Mark说,“再见,Wardo。”

  

 

  

“再见,Mark。”

  

 

  

他们都恋恋不舍的拿着电话又等了几秒,然后Eduardo挂上了电话。Mark放下了他的手机,朝着屏幕微笑,屏幕上仍是视频最后一帧,Mark尴尬地招手的画面。一阵感激涌上了他的心头。他想回到过去谢谢他自己。他想谢谢过去的自己搞砸了,这样才会给现在的他一个机会,让他变成一个更好的人。他还想谢谢过去的自己提醒他内心真正的感情。

  

 

  

当然,他是做不到感谢过去的自己的,但是他有了一个新主意。

  

 

  

说做就做,Mark调整摄像头,开始录制。

  

 

  

“首先,如果你又一次退缩了,我会杀了你的。我能做到,因为我就是你。第二,如果我没有退缩,如果通过我的努力,你成功的达到了你现在的那个位置,如果你没有那么蠢,并且这么多年来和Wardo一直生活的很幸福。那么……不客气。”

  

 

  

End

评论
热度 ( 320 )

© 百年轮回 | Powered by LOFTER